Tag Archives: 楊焯灃

評影習寫:略記《香港製造》,兼憶張美君教授

inmemory_mingpao_wayne_cropped

楊焯灃 「其實 所有的孩童 似懂非懂 像你和我 無法參透生死 卻學懂找樂遊玩 在天邊殘缺的一角」 ——張美君〈孩童〉 《香港製造》二十年,修復版引起的評論大多聚焦在電影如何預言了今日香港的各種低迷和鬱悶,而的確片中由年輕人角度出發,那種因為不得不面對迷茫而持之甚久的未來而生的殘酷,我們或者很快就發現它會是後人用來概括目下這一代人的結語。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