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丘靜美

記一堂課

inmemory_mingpao_alesson2

「每一個過渡的時空都叫人活得筋疲力盡。……太深的期盼,太淺薄的理解;……太巨大的挑戰,太保守的觀點,太令人沮喪的現實。」張美君 〈開學‧過度‧生死〉,《寫在窗框的詭話》 她帶着我們從班雅明記憶中的柏林,漫遊到瀰漫殖民憂戚的香港。我們仍然在萬劫輪迴的過渡當中,她卻到了那《City at the End of Time》,回望我們。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