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過渡城市的詩

book_yesi

時間,可以是客觀標準,像牆上的日曆,日後一日,不回頭以線性往前走。也可以是感性的、詩想的,一直迴環往復。舊時代走到盡頭,孕育新的紀元;新時代的帷幕已被掀起,但是舊世界的痕跡沒法抹去。梁秉鈞,筆名也斯,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作家,1992年出版中英對照詩集《形象香港》,英文書名City at the End of Time,集內詩作,含蓄暗示時代的過渡漫無邊際,各個時期無法逐一劃分清楚。[…]

張美君著,張美君、郭麗容翻譯。
原刊《形象香港:梁秉鈞詩選》,張美君編,歌頓.奧城詩作翻譯,香港:香港大學出版社,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