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cturne

何家珩攝

何家珩攝

那夜 你又回來
深秋的藍依舊高掛
低喚 你找到自己的角度沒有
我低頭看見你看着我
你舉目看見看不見的城巿看着我
那片深藍在蛻變 若即若離 若隱若現

那夜 他們又邂逅
愛在瘟疫蔓延時 滋長 老去
剩下我殘缺不全 殆盡
調侃有若虛妄的盼望 慢活 細想
當深藍植入牢不可破的漆黑
聽見  昨天的紅磚在說話
察看  明天的長廊在奔跑
此刻花地磚在起舞  跳那熱情的法林明高
跟青春少艾的她一起行動
攀過鐘樓   他坐在鳳凰木頂端吟詠你的詩句
「這不過是一個病患的日常」
然後說:「走廊的眼睛是傷白的燈」
她們歌唱   白蘭水石榕假檳榔響起三重奏
「A narrative simplicity only granted / Things once loved and lost.」
還有剛來的他 靜靜在寫論文分析
因為死線快到

那夜 我將離去
惘惘塵世 聚散無常
與你相約看電影
他們為何總愛你那迷人的夜妝
今夜星光燦爛 玻璃之城 三條窄路
還有王佳芝在色與戒之間迷路
光影化作文化論述
古樓釋出詩意 明德格物 批判承擔
生命有不可承受的輕
遺忘與記憶交戰
歷史在萬刼回歸裏循環
更新 隱去 陰魂不散

那夜 我低頭看見你看着我
你找到自己的角度沒有

(原刊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Alumni’s Farewell for the Main Building, 2012印發之明信片,201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