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Essays and Poems by Dr. Cheung

The Half-knowing Children

On the seashore of endless worlds children meet ― Rabindranath Tagore Children ― No longer Huddled together In the dark 在黑暗裏逃逸的 孩童 The half-knowing children 孩童 泰戈爾的孩童 在無邊無際的海旁 玩耍 他們什麼也不懂 什麼也不懂説 看見普照的陽光 聽見風暴在遠處怒吼 碰上撒網的漁民 目睹觸礁的船舶 在那無邊無際的海旁

» Read more

Echo ─ 空谷回音

我曾在古老的山谷裏聽見同行的友人喊叫自己的名字,那清晰的回音,既遠且近,很詭異。也曾在繁華鬧市裏聽見隱約的迴響,有若從老遠他方傳來的呢喃,來自翻千山涉萬水而至的故人;聽見時,彷彿與歷史打個照面。山谷的空靈和鬧市的密集原來在偌大蒼茫的宇宙裏都只不過是一個時空,是一條讓聲音來回往返的通道。常這樣想:我雖然有若微塵,聽到空谷回音的一刻,彷彿成了歷史奏鳴曲的一個部份,是聽眾,也是一個微弱的音符,在消失的樂韻裏震盪。

» Read more

Tender is the Night!

book_windowframe

夜靜溫柔,朗月高掛,低頭驟見銀白月色瀉滿一地,驚覺原來她與我竟然如此接近。窗外的不夜城繼續在光污染的幕牆裏生機勃發,在經年不朽的水泥鋼鐵裏慢慢的消耗殆盡。市聲編織我等的天籟,奔馳的汽車在狂傲聲中暗喘,停下來的片刻竟是如此煩躁不安,遙遠的她卻依舊温柔。

» Read more

生命中可以承受的重-想念也斯

1601367_666374410068208_174288724_n

有什麼比死亡更重 也許是千錘百鍊的鋼鐵 也許是非洲一頭數十噸的大象 可不是哩您笑說 是生的凝重 文字的質感 思想的密度 尤其在這個文字險些不能再感動人的時代 尤其在這個資訊爆炸光速前行時間就是金錢的時代 有什麼比死亡更重 也許是那摧毁我們記憶的推土機 也許是那怠惰的身體犬儒的態度 可不是哩我笑說 是您那凝重的遺願 但願香港文學有平反的一天 是那情牽智動的密度 是那日常生活的質感 比死更重 在那沒有終結的時間裏 28.1.2013   (Poem for Leung Ping-kwan, A Retrospective, Jan 2014)

» Read more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