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ography

Thomas Au (Esther Cheung’s husband) Esther’s life was intertwined with the lifeblood of her city. A coincidence; or perhaps even an ineffable bond. Esther was born to a destitute family in 1958. In the late 1950s, Hong Kong was not as metropolitan as it is now. Esther’s family was housed in a squatter area where she lived with her parents, […]

» Read more

記一堂課

「每一個過渡的時空都叫人活得筋疲力盡。……太深的期盼,太淺薄的理解;……太巨大的挑戰,太保守的觀點,太令人沮喪的現實。」張美君 〈開學‧過度‧生死〉,《寫在窗框的詭話》 她帶着我們從班雅明記憶中的柏林,漫遊到瀰漫殖民憂戚的香港。我們仍然在萬劫輪迴的過渡當中,她卻到了那《City at the End of Time》,回望我們。

» Read more

好人留香 一個與學生站在一起的作家

鄧小樺 香港作家,文化評論人 張美君教授離世的消息,在臉書上掀起了一股悲傷之浪。我一直壓抑着情緒,跟自己說好好寫悼文吧,到提筆,在稿紙上寫了張美君三字,方覺沉重沒頂──叫Esther時彷彿她永遠存在,音容笑貌可親可近,但中文名卻讓人意識到距離,張美君,張美君,張美君,我一直抄寫着,難以下筆。 第一次看到張美君這名字時是大學時期,張美君與港大比較文學系的同學,共同出版了一本《沙巴翁的城巿漫遊》,是文化評論隨筆結集。我的師長一般是放任自流型,看到別校師生攜手出書,有點羨慕這樣的親近。而張美君,在我印象中就成為一個與學生站在一起的名字。

» Read more

生平簡述

區國強(張美君博士丈夫) 美君的一生與這個城市的命脈有很多關連,你可以說這是個巧合,也可以看成一種無名的契約。 美君在1958年出生於香港一個貧困家庭。那時候,香港並非大廈林立的現代城市,美君的家就在一條叫虎尾村的木屋區裡(今天的橫頭磡或富美)。家中有父母親、一個兄長、兩個姐姐。父親曾作地盤工人,後來從事飲食業,主要顧客為低下階層,母親在家裡打理一切。美君和她兩姐姐的感情很好,叫她們二家和三家。

» Read more

尋找光影記憶的張美君

鄭政恒 其實我跟張美君老師並不熟稔,但當我知道她過身的消息,一些小片段立刻浮現。 我最後一次碰見她,是在銅鑼灣誠品書店,她的散文集《寫在窗框的詭話》(2013)新書發布會,她面容和藹可親,身邊站着她的好友洛楓、朱耀偉、周耀輝、劉偉成和匯智出版人羅國洪,當然還有她的學生蕭恒,大家有說有笑。

» Read more

Remembering Esther Cheung

Colleagues in the Department of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nd Hong Kong Studies Esteemed scholar and award-winning educator, Esther M.K. Cheung passed away on February 9, 2015, in Hong Kong. She was a pioneering figure in the field of Hong Kong studies and an important force in research on Hong Kong film, literature, and cultural studies. A respected poet and essayist, Dr. […]

» Read more

世紀.Memorial:張美君。告別人間

圓方 2月9日下午,著名學者張美君於跟癌魔搏鬥十一個月後,不幸病逝,享年五十六歲。文化界、學術界及其學生友好無不錯愕,在臉書上留言,表達心意。 張美君原為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系主任及副教授,研究範疇甚廣,桃李滿門,編有《香港文學@文化研究》、《越界光影:香港電影讀本》、《關錦鵬的光影記憶》、《尋找香港電影的獨立景觀》和《形象香港》,曾在世紀版撰寫雙周專欄「看窗」,除了談文論藝,還不時為公義發聲,作品甚獲好評,其後結集為《寫在窗框的詭話》。

» Read more
1 2 3 4 5 10